论文写在大地上 成果留在百姓家——记58级校友、著名杂交水稻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颜龙安

发布时间: 2014-09-12

        颜龙安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江西萍乡人,1937年9月出生。1962年毕业于江西农学院农学系,江西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,中国工程院院士。我国籼型杂交水稻的开拓者、先行者和主要发明者之一。20世纪60年代主要从事水稻矮化育种研究,育出了“萍矮58”等矮秆良种。20世纪70年代以来,一直从事水稻杂种优势利用的研究,几十年来的研究成果为我国杂交水稻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。2007年12月,年至古稀的颜龙安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       “我1962年在江西农学院毕业后,已经工作46年了,可以说是一名科研工作老兵了。今天来到母校,看到‘惟义’论坛中的‘惟义’二字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起了老校长杨惟义先生。我今天回到母校老家,就是来向母校汇报的。”简短平实的话语,一下子缩短了台下年轻的研究生学子与眼前这位德高望重、成果丰富的老院士的距离。在江西农大首届研究生“惟义论坛”上,颜龙安院士以“科研工作四十余年的感受”为题,向广大青年学子如数家珍的介绍了自己的科研工作生涯和体会。聆听他的报告,仿佛让我们置身于一幅绚丽多姿的人生画卷中。
48粒种子,蕴藏着改写稻作史的能量
         20世纪70年代,一场被誉为“第二次绿色革命”的风暴震撼世界:中国培育出杂交水稻。这场“绿色革命”的领军人物是享誉中外的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,而与他并肩作战,最早育成“野败”籼型不育系,实现杂交水稻三系配套的人,则是颜龙安。
         1971年2月,颜龙安与来自全国的50多名农业科技人员到袁隆平的海南岛基地——南红农场跟班学习,参与全国水稻雄性不育系选育攻关。在南红农场得到珍贵的“野败”资源后,为尽可能保证研究的全面、准确,颜龙安加大了试验的难度,选择了籼稻、粳稻等不同纬度的7个品种与“野败”杂交。一个月后,他们收获了48粒种子及10万字的学习笔记。
        科研发现来源于不断地思考和科学的总结。经过不懈钻研,颜龙安发现带有野生亲缘的杂交后代种子可能休眠期较长。为打破种子的休眠期,颜龙安和他的科研团队想了许多办法,都没有成功。最后他只得用土办法:把种子洗净,用湿药棉裹紧,再用塑料布包好,放进贴身的内衣口袋里。7天7夜后,48粒种子全部发芽!但新问题随之出现:禾苗高矮不一,参差不齐,“发育期”有先有后,很不稳定。为解决这个难题,颜龙安遍访名家,最终找到问题的答案:要使杂交水稻后代成长稳定,在选育时务必选择穗型、粒型、株型都像父本的不育株进行回交。之后,他带着助手,走遍祖国大江南北,采集了30多个野生稻种进行培育试验,    1972年冬最终选育出了“珍汕97A”和“二九矮”等“野败”保持系。
         1972年冬,为寻求突破,颜龙安一改传统的研究方法,将“珍汕97A”和“二九矮4号A”,经过南繁北育连续四代回交,不育株率达100%,不育度也在99.5%以上。至此,我国首批“野败”不育细胞质的雄性不育系宣告选育成功。“野败”籼型不育系为我国实现水稻“三系”配套及以后的杂交水稻的研究和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,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“三系”配套,引发绿色革命
        继江西之后,湖南、福建也宣告育出了不育系和保持系。但恢复系仍然没有找到,“三系”还无法配套。迈过这道坎,杂交水稻才算培育成功了。
        吸收了前人的经验教训,颜龙安和李汝广、文友生等人一起,兵分几路,到中国农科院、广东农科院、福建的外引试验场等地,广泛收集不同纬度、不同类型、不同生态环境的水稻品种,他们的目标是在最大范围内选择最优良的杂交后代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,全国杂交水稻大协作中,有1万多名育种人员在研究着同一个课题。颜龙安和他的同事争分夺秒,像一列全速前进的火车,朝着既定的方向疾驰。他们用自己育出的“珍汕97A”和“二九矮4号A”不育系,与593个来自中外的不同品种(株系)进行测交,试验的规模和繁琐、复杂程度在全国均属最大。一行行地扫视,一株株地观察,日复一日,禾苗开了花、结了实,他们也收获了巨大的成功:筛选出我国第一批强恢复系,宣告了杂交水稻“三系”配套成功。
创新拓视野,攀登在险峰
        瞄准科技的最前沿,他总能从中捕捉到新苗头、新动向;挑战学术理论的条条框框,他频频创造全国第一、世界领先;贴近农业生产实际,他的研究成果在推广中让农民增产又增收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认为,颜龙安是个幸运儿,1972年育成我国首批“野败”籼型不育系而轰动全国时,不过35岁。1981年作为全国籼型杂交水稻科研协作组的主要成员之一,荣获国家特等发明奖,也刚过不惑之年。全国劳模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、连续25年的全国人大代表,多少荣誉集于一身!而熟悉他的人却知道,耀眼的光环背后,他付出了多少艰辛。
        常规的杂交模式,都是用野生稻作母本,用栽培稻作父本,长此以往地繁殖,势必会像杂交玉米那样,因细胞质单一而产生遗传性病害。1973年10月,全国水稻科研生产现场经验交流会上,颜龙安在《利用“野败”选育水稻“三系”的进展情况汇报》一文中,宣布“三系”配套成功,好消息鼓舞着全体与会人员。而他则被另一个信息鼓舞着。中国农科院的鲍文奎教授告诉他,刚刚在日本闭幕的国际遗传学会议上,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思路:以栽培稻作母本,以野生稻作父本,反向杂交,目的是改变细胞质,创新育种途径。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别人认为是天方夜谭,颜龙安却开始实践了。
       一般选育不育系,杂交两代就可以找到,可他们试验做到第三代还没有结果。难道这是一条死胡同?
       属牛的颜龙安干什么事都有一股子牛劲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他还是坚持着。1978年,反向杂交到了第四代。一天,他和助手朱成像往常一样下田。25亩试验田,有50多万株杂交后代。要寻找新质源,他们不得不一兜兜地找,碰到捉迷藏式地躲在下面的,还要用手拨开看。因为50万株的花期先后不一,相差有半个月,且水稻每天有固定的开花的时间:上午9点至下午3点,急没有用,他们要根据作物的习性,安排工作时间,平均一丘田得看三四遍。
      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艰难的寻找,第七天,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株90厘米高、开着白花的植株。花粉为白色可是不育水稻的特性!怀着兴奋的心情,在周边拉网式搜索,不久又找到一株!直到整个花期结束,只找到两株!但这两株已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!这是一种育种新质源,在世界属首次发现,1987年,它被命名为“萍乡显性核不育水稻”。
        科学无止境,不断挑战新的难题,攀登新的高度,科学家的社会责任感驱动着他向一个个新的目标进发,颜龙安不愿也不能停住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杂交稻的推广带来了产量的成倍增长,但如何让我国尽早实现粮食自给?1980年,颜龙安又开始了超高产杂交稻的研究。他提出以增大库容量为突破口的全新育种思路,即选育大穗大粒型的不育系和恢复系,创造强优势的后代。“新露A”“献改A”“早恢102”“科恢752”就是他精心选育的“父母”,而“献优63”则是用这一全新思路育出的后代,1989年在江苏试种,最高亩产达900公斤。
        1985年,我国粮食基本实现自给。颜龙安又在思考如何让百姓吃得好,把育种方向由产量高、抗病虫害转为兼顾米质好。“752”系列组合陆续问世,其中“中优752”达到国标二级米质。为了解决杂交早稻不好吃的难题,提高农民种植双季稻的积极性,颜龙安历时近10年选育出“汕优102”,不仅产量高而且口感好。
心中有大爱,苦亦当作乐
        谁都知道学农的太辛苦,经常下大田,好衣服穿不得。可颜龙安一两天不去田里走走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那些来之不易的育种材料令他牵肠挂肚。谁都知道搞育种的难出成果,出一个品种至少七八年,有人甚至熬白了头仍两手空空。但颜龙安却毫无保留地把青春挥洒在这片园地,把才华奉献给这项事业,一生无怨无悔。
        从1969年开始,颜龙安每年都要过两个夏天,一个在江西,一个在海南,为的是利用海南冬季气温高的特点,加代繁育。那时,海南还属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,走的是砂子路,吃的是椰子饭,住的是茅草屋,睡的是棍子床,白天下田与蛇和蚂蟥作战,晚上睡觉有老鼠、蚊子捣蛋,还要时常提防台风、海啸的侵袭。这样的日子,他一过就是十多年。“现在条件好多了。”吃过苦的颜龙安非常知足。
对育种科研他如痴如醉,常常到了忘我的境地,因为爱,苦中有甜,苦中有乐。1992年的一天,因为脑部长了一个鹅蛋大的瘤子,颜龙安工作时昏倒了,因时间紧急,他打着点滴上了开往首都的火车,火车开动时,他急切地问妻子:“我晒在屋顶上的谷子你帮我收起来没有?”妻子望着随时有可能脑部大出血的丈夫,气鼓鼓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那些谷子中有的种子可是他选育出好的杂交后代。颜龙安急得要拔掉针头,妻子心痛地责怪他:“你命都难保了,还想着那些种子,是不是疯了?”一路上,颜龙安焦急地企盼萍乡不要下雨。火车一到北京,他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在家的孩子:“把谷子收进来,保管好!”
        在20多年的繁制种技术研究中,因为工作的关系,他有很多农民朋友,其中接触最为密切的要数萍乡的制种专业户了。这些人都习惯地把颜龙安尊称为“师傅”。而颜龙安在解答农民制种常见问题的过程中,也在不断总结和探索。他认为,随着技术的创新,制种不能光凭老经验,还需要理论的指导。根据20多年的实验数据和实践经验,1999年他主编出版了《杂交水稻繁制学》,开创了一门新的学科。无论是籼稻还是粳稻,无论是三系稻还是两系稻、再生稻,制种人员在这本书中都能找到操作要领,该书成为育种科研人员和专业大户的实用参考书。
梦想无止境,攀高不停歇
        科学家的社会责任感驱动着颜龙安向一个个新的目标进发。颜龙安说,荣誉是团结协作的结果,“一个人的能力再大,也不可能包打天下,没有好的团队,就不可能成就江西杂交水稻的辉煌。”“高超的专业技能+包容的协作精神=人才成长的摇篮”。颜龙安就是运用这个公式,让他工作过的地方,成长起一批批的业务尖子。蔡耀辉、朱成、姚秋英……一个个名字登上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、全国青年突击手、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等荣誉榜,而笑得最开心的,就是默默站在他们背后的颜龙安。
        谈到科研工作,颜院士深有体会地说:“大家都知道,我是科研、行政工作双肩挑。这也是组织安排的任务,有时候没有选择的余地,你必须做好。要做好就要自己多吃点苦,多干一点。同时,大胆放权,发挥团队作用,大家相互配合,共同工作。”说起自己四十余年的工作心得,颜院士说:“在实践中运用好理论知识;在大量的实践中总结发现规律;敢想、敢干、勇于创新;虚心学习,不懂就问。这是年轻人需要牢记的四个做科研的基本要求。”
        谈起科研人员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,颜院士幽默地指出:“科研人员应该具备三个脑袋。一是政治脑袋,政治上、思想上、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。二是经济脑袋,科研选题要与国家经济发展方向相一致,促进农业增产、农民增收。三是科学脑袋,学好基础知识,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、团结协作、不畏艰辛、敢于创新。这里引用一句时髦的话,我们科技工作者应该‘论文写在大地上,成果留在百姓家。’”
        谈到今后的打算,当选院士后,颜龙安先生依旧老骥伏枥、壮心不已。他表示,已经向省政府相关部门提交了申请并得到批准。准备组建一个科研创新团队,面向全球吸纳创新人才,在海南岛建立一个育种基地,再苦干15年,力争选育出一季亩产达1000公斤的超高产组合水稻新品种,实现这个多年的科研梦想。